中國直銷網 中國直銷網
當前位置:首頁 > 非法傳銷打傳前線>> 正文

查封2400套房產 追繳3億凍結150余賬戶!合星金控涉嫌非法集資

發布: 2019-12-17 14:18:04    作者: 佚名   來源: 華夏時報  

  歷時半年余的上海合星金控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合星金控”)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在12月13日被上海靜安警方于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車以公告形式揭開了真相。
 
\
 
  上海靜安警方稱,合星金控從2014年8月起,在未經國家有關部門批準的情況下設立“星悅貸”、“理財屋”、“合星金服”、“錢程金服”等線上融資平臺以及“合星財富”、“合星卓越”等線下理財門店,公開承諾8%至18%不等的高額收益,對外銷售各類理財產品以及關聯私募機構產品。所募資金均被劃入公司資金池混同使用,且理財產品及私募機構產品均存在項目虛假、自融、自用等情況,涉嫌非法集資犯罪。
  上海靜安警方通報透露,公安機構已追繳現金3億余元,并凍結150余個銀行賬戶,查封滬浙皖等省市2400余套房產及5副土地。目前警方追贓工作仍在繼續中,投資人可通過上海經偵非法集資案件投資人信息登記平臺進行網上登記備案。
 
  合星系“崩盤”
  “從2018年開始的資管新規,打破剛兌、金融去杠桿、信用收縮影響面正逐步擴大,合星金控作為一家未被國家批準設立的第三方理財公司,從成立到破滅,只是當下經濟寒冬的一個縮影。”是日,上海一家私募機構合伙人丁凌對記者表示。
  事實上,據梳理發現,合星金控陷入到非法集資的困境中,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經暴露。
 
\
 
  2019年2月,就有合星金控數名離職前員工對外爆料見諸媒體,稱合星金控及其旗下子公司內部治理混亂,品牌公關高管等多人內外勾結、私自成立廣告公司謀利;春節前進行大面積裁員,且不予支付任何賠償。而其公司旗下子公司冶建控股總裁利用簽訂合作合同名義,違法卷走公司上億資金潛逃,合星金控卻未予追究,令外界瞠目結舌。
  12月13日,記者根據天眼查及其官網信息查閱到,合星金控工商主體為合星金控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是提供綜合性金融服務的財富管理機構,主營業務包括投資管理、資產管理、實業投資,企業管理咨詢、投資咨詢、市場信息咨詢與調查。合星金控旗下設有合星資產、磐界投資、合星財富、合星卓越、合星普惠、合星商務、銀海小貸、中展投資、合星天擎、合星金融、合星志誠十一大子平臺,均屬于“合星系”。
  “合星金控最初起步于合星財富,后者成立于2013年。隨后迅速擴大業務版圖,布局了以財富管理、資產管理、互聯網金融、普惠金融以及多元化投資為主的業務板塊。2016年6月,公司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合星金服正式上線,與合星財富、合星卓越、合星普惠合作開展業務。”13日,一位已經離職半年的合星財富員工張麗(化名)對記者稱。
  其后的2017年8月,合星金控引入中冶城投入股合星財富,參與國企混改,成為合星財富最大的股東之一,持股60%。同時,合星財富與中冶城投共同出資成立冶建(杭州)控股公司,中冶城投持股60%。中冶城投的工商資料顯示其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冊資金5億元人民幣,由北京中冶投資有限公司順應國家大型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政策所建立,控股股東為北京中冶投資有限公司。
  不過張麗稱,合星金控此前在內部結構治理方面非常混亂,工作風氣浮躁,人事變動較為隨意,部分高管來歷復雜,派系林立。
  天眼查上信息顯示,作為合星金控子公司之一的合星財富在全國20多個城市設有40多家線下理財網點。2015年7月,合星財富曾因虛假宣傳被上海市黃浦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罰款14萬元。2015年10月,合星財富沈陽分公司因違規逾期未申報受到行政處罰。2016年9月,合星財富上海閘北分公司再因虛假宣傳受到上海市靜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
 
\
 
  監管收緊下的“末路”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12月,合星金控還被爆出于大面積違規裁員,公然挑戰勞動法不支付任何賠償,以暴力方式與員工解約,招致被裁員工極大不滿,一些員工表示將通過勞動仲裁方式起訴合星金控。
  “第三方理財公司最初的盈利模式是代銷金融機構的產品,收取中介費,但利潤微薄。隨著國內居民財富的增長,越來越多的第三方理財公司向提供綜合金融服務的財富管理機構轉型,開始自主發行、自主管理產品,從而獲取更豐厚的收入。但這也凸顯了監管缺失,第三方機構專業素養有待提高、道德風險巨大的問題更加突出。”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
  12月13日,上海國風律師事務所黃鍵對記者表示,在第三方財富管理市場,盡管投資人往往是在產品出現問題后才發現前期募集和運作過程中存在諸多不合規之處,但這些做法在行業內非常普遍。最典型的問題為銷售期夸大甚至承諾收益、忽視風險甚至隱瞞一些關鍵信息。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尤其是一些激進公司的銷售人員,在宣傳和銷售產品的過程中明確保本、夸大收益、無視風險提示是較為普遍的行為,甚至在公司層面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在項目合作方面,由于早期跑馬圈地、管理粗放,確實還未形成一套篩選和風控機制。
  “從具有法律約束效力的合同層面上來看,都沒有任何問題,而一旦發生風險事件,投資者提供的聊天記錄、非正式的宣傳材料等,只能作為輔助性證據,很難在法律上追究管理人、銷售方的責任。理財產品問題集中爆發是造成理財公司業務增長不足的重要原因,但其并非是根本原因。重要的因素是市場環境發生了顯著變化,二是強監管的態勢逐步加大,新的監管政策頻頻出臺,對資管產品的運行帶來實質性的影響。”黃鍵稱。
  在其看來,2018年4月,資管新規正式落地,去年12月,《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出臺,兩個文件都在一定程度上沖擊了第三方理財公司業務,導致市場上魚龍混雜的各類理財業務黯然失色。伴隨市場新秩序的建立,信用風險將加速“出清”,對第三方理財公司來說,未來生存空間將愈發收窄,更多的理財公司可能將在這一輪周期之下轟然倒下。
今日新聞頭條
我也說兩句
驗證碼:    
已有評論 0 條 查看全部回復
全搜索

站內最新

直銷資訊 直銷研究

最新文章

直銷公司 直銷人才

相關·文章

教育培訓 健康美容

熱點·文章

直銷家園 直銷論壇

推薦·文章

人才首頁 我要加入

直銷·人才

免费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