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直銷網 中國直銷網
當前位置:首頁 > 非法傳銷打傳前線>> 正文

重癥男子買刀找傳銷組織退救命錢未果 怒捅講解員判死緩

發布: 2019-06-17 13:07:02    作者: 佚名   來源: 央視網新聞  

  2019年6月7日,端午節,羈押在廣西北海市第二看守所,貴州80后男子羅某某嚼著粽子食不甘味,他已經有半年多沒見到妻兒了。傳銷害人不淺,但羅某某沒想到妻子會如此沉迷不悟,為了拯救妻子,為了找傳銷上線要回自己治療尿毒癥的救命錢,他用水果刀刺死了對他進行“洗腦”的54歲傳銷講解員林某。日前,華商報記者從廣西北海中院了解到案情細節,記者獲得的北海市中院(2019)桂05刑初1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顯示,主動投案自首的羅某某一審被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
2019年2月14日,羅某某出庭受審
 
  >>>丈夫行兇
  “這筆錢要是拿不回來,就要殺人”
  “110吧,我叫羅××,我在藍色經典小區3棟3單元502房因為傳銷糾紛用刀殺了一個男的……”2018年11月28日上午10時26分,廣西北海市公安局接到報警電話后迅速出警,在該房客廳發現死者林某倒在血泊中,經“120”醫護人員現場搶救確認其已死亡。警方現場勘驗,刀經林某右側胸鎖關節上緣刺入頸胸部,導致大出血身亡。民警將在現場等候處理的貴州男子羅某某抓獲,并在客廳茶幾上起獲四把水果刀,其中一把單刃長約15cm的銀色金屬不銹鋼水果刀帶有血跡。同時,還在客廳沙發墊下查獲一把菜刀。
  羅某某是布依族,1982年10月18日出生于貴州省都勻市,初中文化,無業。2018年11月28日下午,羅某某被刑拘時距離他從貴州趕到廣西北海剛好一天,這一天距離他過完36歲生日整好一個月。
  “我懷疑我妻子在北海加入傳銷組織,她交給傳銷組織的69800元大部分都是我向親戚朋友借的,我患有尿毒癥,欠了很多債,我來北海是想要回這筆救命錢。”羅某某供述, 2018年11月27日下午3時許,他從貴州都勻坐車來到北海,他和妻子趙某電話聯系后,妻子將他接到北海市藍色經典小區3棟3單元502房住下。在確認妻子加入傳銷組織后,他要求妻子退出,并找傳銷組織上線退錢,但妻子始終不肯。當晚,他一直在苦口婆心地勸妻子退出傳銷組織,但妻子沉溺其中,不愿意跟他回家。
 
  傳銷組織推薦新興行業賺大錢
  案發前一晚,羅某某與貴州籍女子“蒼蠅”(傳銷行業名,曾是校友)聯系時,“蒼蠅”叫他在北海了解一下,說這個是新興行業,可以賺大錢,但他強調的重點是要求傳銷組織退錢,可“蒼蠅”說這個錢退不了,只能在北海這邊發展下線才能把錢賺回來。“蒼蠅”說她兩天后回北海,可以先叫人過來給他介紹一下這個行業。
  案發后,民警從羅某某華為手機內提取的聊天記錄看到,案發前一晚9時許,羅某某還用微信與一個微信號為“淡~忘”的人(據羅某某和其妻趙某指證此人就是趙某的上線)聊天,對方稱羅某某的妻子與其都不會騙他,叫他不要輕信別人說的話,希望他靜下心來,為妻子和家庭好好看一下這個項目。
 
  買刀回來是想拍視頻嚇唬退錢
  2018年12月,北海市人民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書證實羅某某的確患有尿毒癥。
 
\
小超市監控視頻顯示羅某某買了四把刀(加圈處)
 
  羅某某稱,他在北海沒有聯系到醫院做透析,所以不可能在北海呆太久,就想第二天去買幾把刀回來拍視頻嚇唬“蒼蠅”,讓她早點回來把錢退了,這樣他好帶著妻子早點回家。次日早上7時多,他趁妻子外出之機到廚房拿了一把菜刀,放在客廳茶幾上準備拍視頻,此時妻子剛好回來,他就趕緊把菜刀藏在沙發坐墊下。8時40分許,他趁妻子做早餐的機會,下樓去附加市場一個小超市買了四把長約30厘米的單刃水果刀藏在襪子里返回住處。
 
  因不斷被“洗腦”怒捅講解員
  “這筆錢要是拿不回來,就要殺人”當天上午9時10分,羅某某在吃妻子煮的面條時心里就盤算好了。9時30分許,講解員進門坐在客廳靠近陽臺的沙發上給他講授“資本運作”知識,講了大約半小時,他叫妻子出去買菜。支開妻子后,講解員繼續給他“洗腦”,他就跟講解員攤牌,說他現在的困境,并詢問退出組織能否退錢。“講解員說這個錢已經交到銀行里,要退回很困難,叫我不要擔心錢的問題,說只要繼續發展下線,錢就會源源不斷地回來。他還告訴我,他準備叫湖北的女兒辭職來北海做這個行業。”羅某某聽后很生氣,就用右手拔出一把水果刀,趁其不備刺中其頸部和胸部之間的部位,對方當時站起來用手拔出刀要追羅某某,羅某某躲進衛生間,過了一會聽外面沒有動靜,出來見講解員躺在客廳電視機下方抽搐,地上流了很多血。
 
  打電話發殺人視頻向親屬告別
  “當時心里很慌,我就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走出陽臺,之后走出502房關上門,站在門口冷靜一會再進去,拿出手機拍躺在血泊之中的講解員……”之后,羅某某走出502房乘電梯上了樓頂,用手機撥打“110”報警。
 
\
案發現場,羅某某被警方控制,很配合地讓警察給其戴上手銬
 
  羅某某始終放心不下兒子,案發當天是周三,民警抓獲羅某某時從其身上提取的華為手機顯示,案發當天上午9時25分,他在兒子所在學校的家長微信交流群里發了一段話,讓班主任轉告兒子,以后爸爸不在他身邊,要他好好聽爺爺和叔叔的話。上午10時22分,他將拍攝的講解員躺在地上身亡的一段時長16秒的視頻發到家長交流群里,承認“我殺人了”,并打電話、發視頻向其妻等親人告別。
 
  >>>妻陷傳銷
  丈夫為她退出傳銷而殺人觸動極大
  羅某某的妻子趙某證實,丈夫患有尿毒癥,每周都要做血液透析。顯然,丈夫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讓她徹底擺脫傳銷,丈夫早已想好了身后一切,即便是在案發后想到的還是她和兒子,這對趙某的內心觸動極大。
  2018年6月,趙某隨貴州老鄉“白某”(傳銷行業名)到廣西北海打工,“白某”向她不斷介紹“資本運作”項目賺錢快,她被說動后回貴州老家籌錢。為了取得丈夫信任,她伙同“蒼蠅”(傳銷行業名)騙丈夫說要到北海開店賣早餐。8月中旬,她籌夠69800元到北海加入傳銷組織,與上線“白順”“白云”租住在北海市藍色經典小區3棟3單元502房。
  丈夫一直懷疑她不務正業,一定要前來探個究竟。11月27日下午丈夫抵達北海時,趙某正在房內與幾個“同行”聊天,她就趕緊與上線商量,上線讓她把丈夫接到該房來住。
  夫妻倆一見面,丈夫就質問她是否在北海做傳銷,所交的錢能否退回。她很清楚加入傳銷組織所交的69800元大部分是丈夫借來的,她從丈夫手里騙過來,丈夫知道后很生氣,跟她說如果這個錢退不回來,后果會很嚴重。當晚,趙某打電話叫“蒼蠅”過來勸勸丈夫,但丈夫與“蒼蠅”通話后明確表示,妻子做的這個行業就是傳銷,叫她退出,要帶她回家,并強調一定要退錢。無奈之下,趙某就安撫丈夫,既來之則安之,叫他在北海呆兩天,看看這個行業是否能賺錢。
 
  廣西北海警方帶羅某某指認作案現場
  次日早上,丈夫問她平時在哪里開會?在哪里了解這個行業發展前景,她就說不要問,一會兒就知道了。大約9時30分,傳銷體系的上級安排講師來到502房,趙某引薦介紹時說,丈夫認為“資本運作”就是傳銷,讓講師跟丈夫講解一下“資本運作”行業知識,想給丈夫“洗腦”,當時丈夫也沒有說什么。10時許,丈夫叫她出去買菜,等她走到附加市場,就接到丈夫的電話:“我把那個講師殺了,他是做傳銷的,騙了我們的錢……你回來時不要上樓,也不要想不通,照顧好兒子。”
  趙某聽后立刻慌亂地往小區跑,到樓下看到警察和“120”醫生,她就跟著他們一起上樓,將鑰匙交給警察打開房門,看到講師躺在地上,她嚎啕大哭地癱坐在地上,她這時才明白丈夫支開自己的目的……隨后看見丈夫從電梯出來,丈夫大聲對她說:“不要想太多,照顧好兒子”,隨即走進房間伸出雙手,很配合地讓警察戴上手銬。
 
  >>>庭審紀實
  80后想討回救命錢無意殺人求輕判
  2019年1月25日,北海市檢察院以北檢刑訴〔2019〕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羅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向北海市中院提起公訴。2019年2月14日,海市中院開庭審理此案。林某的妻女和母親認為,林某沒有任何過錯卻遭到被告人羅某某殘忍殺害,請求法院依法判處羅某某死刑,并賠償醫療費296.5元、運尸交通費10000元、喪葬費33228元、死亡賠償費610040元、被撫養人鄧某的生活費30581.67元、交通費及食宿費50000元,共計734146.17元。
 
\
羅某某當庭承認自己殺人是想要回給自己治療尿毒癥的救命錢
 
  親屬:被害人退休到北海旅游想買房
  華商報記者梳理案情注意到,死者林某身份比較特殊,其是湖北省咸豐縣人,土家族,遇害時54歲。林某56歲的妻子和92歲的母親鄧某都住在湖北省咸豐縣,林某夫妻倆育有一個女兒,今年34歲,在湖北恩施某醫院當護士。
  羅某某的妻子趙某的證言顯示,被殺的講師她并不認識,也不清楚是由誰安排來的。林某的妻子范某證實,案發當天下午,接到一個自稱是林某朋友的男子的電話,才得知丈夫在北海出事,隨即駕車趕往北海,于次日上午抵達北海市銀灘東區派出所,得知丈夫被人殺害。范某稱丈夫退休了,案發一個月前到北海旅游,順便看一下房子,想在北海買房。范某和女兒均表示,林某平時和別人沒有矛盾,他在北海從事什么工作,沒有對其說過。
  北海市檢察院起訴書稱林某是趙某傳銷組織體系的講解員,受指派案發當日到趙某租住的502房給羅某某講授“資本運作”知識。在北海中院庭審中,法庭表述稱其受他人安排到502房給羅某某講授傳銷知識,認為林某是講授傳銷知識的被害人。
 
  被告人:患有尿毒癥每周都要做透析
  庭審現場視頻顯示,面對法官問詢和出示相關作案證據,包括買刀監控視頻以及羅某某指認案發現場等,面對庭審現場播發的視頻,36歲羅某某始終低頭不愿面對。羅某某辯稱,其本無意殺死被害人,妻子趙某騙他說到北海做生意,用他向親朋籌借的69800元加入傳銷組織,而他患尿毒癥,每周都要到醫院做透析,其到北海是想讓妻子退出傳銷組織,找上線退錢,但妻子不愿意,他買回四把刀的目的是恐嚇上線退錢,后被害人來講授“資本運作”知識,是給其“洗腦”,他聽后非常生氣,才持刀捅刺,請求法院從輕判處。此外,死者家屬提出的734146.17元民事索賠他沒有異議,但他沒有經濟履行能力。
 
  辯護人:被害人騙取救命錢存在過錯
  “羅某某并不認識被害人林某,兩人也無矛盾,其買水果刀的目的不是預謀殺人,因雙方就還款事宜未談妥,羅某某才一怒之下臨時起意持刀傷害。”羅某某的辯護人、廣西先導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治國表示,案件定性為故意傷害罪更為準確。
  此外,“被害人林某及其所在的傳銷組織非法騙取羅某某用于治療尿毒癥的救命錢,存在嚴重過錯。”王治國認為,羅某某的傷害行為是在追回這筆錢的緊迫心理下實施的,不能將全部罪責都歸咎于羅某某,而且被告人羅某某是初犯,具有自首情節,請求判處羅某某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大焦點
  找傳銷組織退錢未果泄憤持刀殺人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羅某某在確認妻子拿其籌借的用于治療尿毒癥的錢加入傳銷組織,要求其妻退出傳銷組織,并找傳銷組織退錢未果的情況下,為了泄憤持刀殺害為其講授傳銷知識的被害人林某,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其行為觸犯《刑法》第232條的規定,構成故意殺人罪。
  1、法院為什么從輕判處?事出有因系投案自首
  被告人羅某某殺害一人,罪行極其嚴重,案發至今沒有主動賠償被害人親屬的經濟損失,依法應予嚴懲。但鑒于本案系因被告人羅某某用于治病救命的錢被傳銷組織騙取后未能追回而引發,事出有因,且羅某某作案后自動向公安機關投案,如實供述罪行,是自首,依法可從輕處罰。被告人羅某某及其辯護人根據上述理由請求從輕判處的意見,法院予以采納。
  2、是否構成故意傷害罪?有蓄謀殺人主觀故意
  針對羅某某的行為是否構成故意傷害罪,法院認為,羅某某在案發前購買四把水果刀,積極準備兇器,事前便想如果錢要不回來其就要殺人,并通過微信向親人告別,為其后事作安排,顯然,羅某某有蓄謀殺人的主觀故意。查扣的作案工具、尸檢鑒定意見等證據證實,羅某某一刀斃命,可見,其在客觀行為上也積極追求死亡結果的發生。羅某某具備故意殺人罪的法定構成要件,應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責。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羅某某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的意見,與本案查明的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3、被害人是否有過錯?妻子搞傳銷與林某無關
  針對被告人羅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被害人具有嚴重過錯的意見,法院經查認定,林某與羅某某及其妻趙某素不相識,沒有證據證明林某欺騙趙某加入傳銷組織,并收取趙某的錢以及組織、領導趙某所加入的傳銷組織,趙某是經他人介紹加入傳銷組織的,與林某無關,林某是應他人的要求上門為羅某某講授傳銷知識被羅某某遷怒殺害的,林某不應承擔刑法意義上的過錯責任。退一步來說,即便林某生前為羅某某宣講傳銷知識,言語有不當之處,羅某某也無權剝奪其生命。因此,法院對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被害人具有嚴重過錯的意見不予采納。
  2019年3月12日,北海中院審理后作出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羅某某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時,判決羅某某賠償被害人親屬46035.5元。
 
  >>>律師說法
  患嚴重尿毒癥罪犯是否可監外執行?
  “從死緩這個一審判決結果來看,我認為這是一個公正的判決。他的妻子目睹了案發的部分過程,應該有所反思,我也希望她能從這個案件認識到傳銷的危害。”王治國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表示,他是司法局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師,他認為法院對當事人羅某某已經判得很輕,所以當事人也不會再上訴。
  針對華商報記者提出的羅某某夫妻倆是否離婚?傳銷是否摧毀這個家庭?丈夫服刑后妻子如何單獨面對撫養孩子的重任等問題,王治國以涉及當事人隱私為由婉拒了記者的采訪。“故意殺人被判死緩,北海中院的判決屬于輕判。”6月8日,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趙良善律師向華商報記者談了他對本案判決的看法。
  “法院之所以對羅某某從輕處罰、未判處死刑,是因為羅某某具有自首情節。” 趙良善表示,羅某某作案后,沒有逃離現場,而是主動打“110”報警,這一行為被認定為自首情節。《刑法》第67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據此,法院對羅某某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沒有對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羅某某的行為不構成故意傷害罪,而構成故意殺人罪,是因為二者最大的區別是:主觀上是否具有積極剝奪他人生命故意。”趙良善指出,羅某某事先購買四把水果刀,并考慮好后事安排,如果錢要不回來就殺人,而且刀捅受害人后并沒積極施救,這足以證明羅某某積極追求受害人的死亡結果。因此,法院判定羅某某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是正確的。
  趙良善介紹,《刑事訴訟法》第265條規定:對被判處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暫予監外執行:(一)有嚴重疾病需要保外就醫的;(二)懷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三)生活不能自理,適用暫予監外執行不致危害社會的。對罪犯確有嚴重疾病,必須保外就醫的,由省級人民政府指定的醫院診斷并開具證明文件。
  同時,《罪犯保外就醫疾病傷殘范圍》明確規定:罪犯有慢性腎臟疾病引起的腎功能不全,經治療不能恢復的,以及肺、腎、腎上腺等器官一側切除,對側仍有病變或有明顯功能障礙者等,可準予保外就醫。趙良善認為,尿毒癥是屬于腎功能代謝問題引發的疾病,需要進行透析治療,因此,患有嚴重尿毒癥的罪犯可以申請保外就醫,但是,法院是否準予監外執行,關鍵要看省級人民政府指定的醫院診斷并開具證明文件。
今日新聞頭條
我也說兩句
驗證碼:    
已有評論 0 條 查看全部回復
全搜索

站內最新

直銷資訊 直銷研究

最新文章

直銷公司 直銷人才

相關·文章

教育培訓 健康美容

熱點·文章

直銷家園 直銷論壇

推薦·文章

人才首頁 我要加入

直銷·人才

免费单双中特